等。

宇华在苏格兰:

我所拍过的背影(十图)


我本以为孤独没什么。 

很奇怪,在陌生的地儿碰到陌生的人,仿佛更容易地卸下心防,因其对我的过往一无所知,亦非参与我的未来,不过就是走过那么一小段路,侃些小事,借个肩膀靠上一小会儿。或许,也不会被记得,但确凿在这些微妙的小时刻,我们都剥开了彼此的儒弱。

在佛罗伦萨呆的那段时间,我每晚都跑去老桥坐坐。看雨后的晚霞将整座古老的佛罗伦萨浸染成迷人的金色,看尘埃荡涤,看脚下阿诺河汩汩地流淌。看恋人们相拥,亲吻。 

为什么一个人要跑这么远?无非是冠冕堂皇地给自己带上一顶“既然来到这个世界就要好好地看看它”的帽子,亦或是坚信了被无数次转发的那句“说走就走的旅行”。并没有。对于我来说,是逃离。想尽办法在混沌的日子里找个出口透透气,即使回忆上逃不掉,好歹也可以离开那个一成不变的枯燥生活一小阵子。 

《Eat Pray Love》里面,茱莉雅•罗伯茨在她低谷时毅然买了三张机票,去重新上路。三年前我一个人来到了英国生活,此后的每个夏天我都拼命赚钱送自己几张机票。我知道,于我而言,丈量与纪录生命的方式,就是启程。 

而如同万年不变的残垣,川流不息的河流,绵延不断的山丘;如同一切的美好,孤独,也是一样地辽阔与恒久。 


微博

Instagram kelexlau】

Facebook页面】 



Rick's Cafe:

再多言语也是苍白的,独自一人在世界尽头看珠穆朗玛火烧云


走过ebc的人都知道,Gokyo的第五湖已经是最尽头的地方,我想不会有人会选择在这里看珠峰日落,尽管角度极佳,因为那意味着还有两个小时的夜路要赶


没有带足够的衣服,等待日落的一个多小时里独自在冰川旁的高地上来回踱步,相当于原地走了2公里

没有带手电,太阳落下,月亮尚未升起,摸黑的两小时夜路,不知道被石头绊了几次,被冰雪滑了几次,冰川和冰湖诡异的崩裂声还挺吓人,一直唱着《夜空中最亮的星》,直到最后看见Gokyo村里的灯光心里才放松下来

勤奋的刘小朵·LoFoTo:

我去了上海,见了很多朋友。朋友们也热情的带着我爬楼!去了很多上海的摄友也无法去的地方。也很辛苦。人生的第一次爬楼。一天爬6,7座楼。一共48小时。总共睡了不到6小时。风光是最辛苦的,也是最快乐的。我不知道我以后会更喜欢人文还是更喜欢风光。先这样吧。让心自己去选择。

大維:

我的西藏【I】

倘若迷路,我願墜入桃花深處(上)


我们从出生开始,

就踏上了人生这个冒险的旅程,

跌跌撞撞,时快时慢。

路途中无数的风景际遇,

慢慢的丰富着我们的记忆。

温暖的,冰冷的,有阴天,有晴天。

走得累了,就歇一歇,总会有重新上路的力量。

路面颠簸不平,就换一条。

有时候在岔路口,

左右思量,选择了一条可能是错的路

但是也没关系,

如若不迷路,怎见桃花源?

“酒醒只在花前坐,酒醉还来花下眠。半醒半醉日复日,花落花开年复年。”

 

圖:大維  文:小V   

2014年3月拍攝於西藏林芝


Zaihaoxin.:

日落中的城堡。

河北.石家庄.河北美术学院南校区。

Hebei Academy of Fine Arts.

QianLinnnnn-chihato:

今早梦到

一个人旅行

拍了一卷风景

冲出来

张张都有你



#早上六点半惊醒 以为还要上课 结果忘了醒来前那个的梦 好像 也许 那个是一个好梦#